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

荒唐爸爸俏妈妈

时间:2018-02-09
爸认识妈妈时已经三十六岁,当时他在妈妈学校,担任篮球教练。180公分的妈妈,是学校女篮队的主将,天真活泼,美丽大方;爸爸见猎心喜,就利用教练之便,把妈妈肚子给搞大了。原本外公坚持要告爸爸,后来经过一番波折,年仅十七岁的妈妈,终于嫁给比她大19岁,矮10公分的爸爸,隔年我便出生了。
我两岁的时候,妈妈在爸爸怂恿下,重披战袍继续打球,由于她身手矫健,技术过人,结果竟入选了国家代表队。妈妈一直打到二十八岁,才被安排转业到国营企业,爸爸则透过关係转到甲组球队,继续干他的教练。
我一向崇拜妈妈,小时候每当电视转播球赛,我总会聚精会神的在电视机前为妈妈加油。转业后的妈妈,每天穿着光鲜亮丽,送我上学,同学都羡慕我有一位高挑漂亮的妈妈。
上了中学之后,我逐渐了解男女之事,对妈妈也就更加崇拜了。妈妈的肌肉丰盈匀称,身材凹凸有致,最难得的是她皮肤白晢,容貌秀丽,看起来性感美丽,高人一等,简直就是东方的维纳斯。
不可避免的,我开始对妈妈的身体产生兴趣,也无意间看过爸妈做爱的场景,我发现老妈的性欲很强,爸爸似乎不是她的对手。
我曾不只一次听到妈妈向爸爸抱怨:「怎么这么快?人家还没好啦!讨厌!赶快再来嘛!人家难过死了!」
我15岁那年的夏季,发生了一件难以想像的事情。情形是这样的:
有一天我半夜起来上厕所,正好爸爸也在裏面,不知爸爸为何不用自己的卧室里间—浴室的?所,我本想等爸爸尿完再尿,但爸爸却说:「怕什么?咱们父子一块来比比鸟!」
爸爸仔细端详我的下体,讚歎道:「真是虎父无犬子!想不到你鸡巴已经长这么大了!」
我有些不好意思,但爸爸却三八兮兮的毫不在乎,他笑道:「还没玩过女人吧?想不想见识一下啊?」
我害羞的道:「爸爸!你怎么这样…..」
爸爸啪的拍了我一巴掌道:「别他妈的(不良词语)没出息!来!你给我仔细的瞧着………..」
他将房门虚掩要我趴在门边偷看,然后扭亮床头灯爬上床去,在熟睡的妈妈身上乱摸。
妈妈逐渐有了反应,她迷糊的斥道:「你干什么啦!我可警告你………..你要是不弄得我舒服,我可跟你没完!」
爸爸扯下妈妈的睡袍、迷你哩士三角裤,展开全面进攻;他搓揉妈妈丰满的乳房,猛舔妈妈的阴户,妈妈白嫩嫩的屁股开始摇晃,修长的美腿一下就翘上老爸的肩头。
由于要在我面前显威风,爸爸卯足劲大干了起来,妈妈被爸爸一轮猛攻,浪得叫了起来:「死鬼!你今天怎么这么厉害?………..嗯………..哎哟………..好………..好………..就是这样………..快……….快大力………..嗯………..好舒服啊………..唉呀………..」
妈妈雪白丰满的胴体,又骚又浪的叫床声,令我欲火高涨,忍无可忍,我顾不得会被妈妈发现,悄悄的爬到他们床前。
此时妈妈似乎到了紧要关头,她将高翘的双腿放下,脚掌撑着床面,奋力的向上挺耸,力量之大,竟将趴在身上的爸爸,整个人都抬了起来。她一边疯了似的耸动屁股,一边激情的大叫:「快点………..用力啊!不要停………..嗯!再裏面一点………..唉哟………..再大力………..啊………..」
她雪白的奶子上下晃蕩,乌黑的阴毛也被淫水浸湿纠成一团,爸爸的阳具快速抽插,使她两片红通通的阴唇也翻进翻出;俩人激烈的动作,掀起一股猩风,我嗅到男女交合时,所散发出的特殊味道。
靠这么近看爸爸妈妈床戏,我兴奋得简直不行,我蹑手蹑脚的又爬回浴室,握住老二就猛烈的打起手枪。
我从浴室出来不久,他俩也办完事了,妈妈大概以为我早已熟睡,因此和爸爸光着身子就走入浴室清洗,我听到妈妈轻声嘟嚷着埋怨:死鬼,搞什么嘛?半夜把人吵醒,就弄那么一次………..」
听起来大概是妈妈性趣来了,要爸爸梅开二度再接再厉,但爸爸却欲振乏力,败下阵来。
其实这也难怪,52岁的爸爸到底上了年纪,要想喂饱33岁狼虎之年的妈妈,困难度也真是满高的。妈妈洗完便回床上,一会就睡着了,爸爸则踱进我的房间。
「怎么样?过瘾吧?怎么看一半就溜了?」
「我尿急,去撒尿了………..」
「呵呵………..是忍不住,打手枪去了吧?」
爸爸先调侃我一阵,然后就自我吹嘘,大谈他的风流史;他说在认识妈妈之前,起码有过上百个女人,每一个女人都被他搞得服服贴贴,他一个晚上随随便便,都可以搞个七八次。
我见他吹得未免太离谱,就半信半疑的问道:「刚才我听到妈妈嘟嘟嚷嚷埋怨,好像爸爸没那么厉害嘛?………..」
爸爸愣了一下,面不改色的道:「哈!原来你听到了………..其实要摆平你妈妈也不难,只不过爸爸年轻时玩的太凶,因此现在有些后力不继………..呵呵!要是前几年啊………..包准弄得你妈讨饶………..」
他又胡乱吹了一阵,突然面容一整,正经起来。
「国强啊!你也不小了,咱们现在是男人对男人的谈话,你可要注意听着。爸爸过几天就要去新加坡了,这一去就要一两年。你妈妈年轻漂亮没什么心眼,她这个年纪啊!性生活正是需要最强的时候………..爸爸不在家………..你可要看紧你妈妈………..如果真有必要………..你不妨代替爸爸………..孝顺你妈妈………..」
他见我瞠目结舌的模样,手一摆道:「你别急!听我说。你妈妈平日虽然规矩,但一旦憋久了总容易出问题,外面有好几个家伙,都在打你妈主意………..你想想看,与其便宜外人,那还不如由你来孝顺她………..你放心,当初她为了打球方便,早已结扎了,不会怀孕的………..」
我难以置信的望着爸爸,说道:「爸爸!她是我妈妈也!」
谁知爸爸竟又说出一番歪理:「她是你妈妈又怎么样?你妈妈难道就不能有生理需要?你这年龄,正是想女人的时候,你老实说,你妈妈这么性感漂亮,你难道不想搞她?好了!别给我装了!………..你给我仔细想想………..既可以孝顺你妈妈,又可以防止你爸爸戴绿帽,不怕怀孕,也不会染上性病,这可是求之不得的美事………..我要是你啊!乐都乐死啰………..」
爸爸真的要去新加坡了,临走前一天晚上,他又要我躲在卧房外,偷窥他和妈妈敦伦。
俩人光着身子,搂在一块窃窃私语,妈妈幽怨的道:「你一去就要两年,我不是要守活寡啊?我不管!今天你要一次把帐结清!」
爸爸一边摸着妈妈的屁股,一面邪邪的笑道:「我不在家国强在啊!」
妈妈呸了一声道:「你鬼扯什么啊!讨厌!」
爸爸贼贼的笑道:「我前两天看见国强的鸡巴,怪怪!又粗又大,嘿嘿………..要是让他来孝顺妳,那可多刺激啊!」
妈妈似乎有些生气,她怒道:「你怎么老不正经?拿儿子开玩笑?」
爸爸的手指,顺着妈妈白嫩的屁股向下一探,伸进妈妈的下阴,只听妈妈哼唧了一声,接着爸爸又说起歪理了。
「妳难道不疼国强?母子乱伦古今中外都有,人们之所以禁止,主要是基于优生学的考量,妳已经结扎,又不会怀孕,妳怕什么?
妳性欲这么强,每天都想要,如果不让国强孝顺妳,妳是想活活憋死,还是想让我戴绿帽啊?
妳难道还没发现?
国强最近老是偷瞧妳的大腿、屁股、奶子………..嘿嘿………..他现在下麵已经长毛了,八成心裏也对妳胡思乱想………..妳想想看,他既年轻体力又好,又是妳从小带大的………..嘿嘿………..妳要他干啥,还不乖乖听妳的?.他喜欢还来不及……….年轻的大xx………..成熟的骚穴………..哇………..那可多美啊!………..」
他边说边抠弄妈妈的阴户,妈妈的呼吸逐渐急促,身体也东扭西扭,似乎已被爸爸的歪理,挑动起春心。
一会爸爸又道:「妳现在闭上眼睛想像一下:假装我不在家,妳又很想要,妳正在手淫,却被国强发现了,他忍不住将妳推倒………..趴在妳身上就要肏妳………..」
这时妈妈脸上现出一种难以言喻的蕩漾春情,她两腿左右张开,急着伸手摸索爸爸的阳具,显然已是欲火高涨,忍无可忍了。
爸爸此时低低问道:「妈妈!怎么样?很想要吧?」
妈妈听到『妈』这个字,身子突然一抖,娇媚的嗯了一声,然后屁股猛地向上一挺,已将爸爸的阳具吞入体内。
我这下子可真是佩服爸爸了,他竟然不动声色的,就将乱伦思想灌输给妈妈,显然是为我日后铺路嘛!我原本对妈妈并无邪念,但在爸爸一再教唆下,可真是有些跃跃欲试了。
时当夏季,天气炎热,我和妈妈在家中的穿着,都相当随便;我经常光着上身只穿一条短裤,妈妈同样也是短裤加件小背心、或是仅着一件单薄的睡袍,丰满的胴体尽显无遗。
我这时身高已有183公分,体重却只有63公斤,瘦瘦高高,标準的青少年体型,但我的阳具却头大身粗,发育的相当成熟,翘起来约有17~8公分。
这天晚上,我和妈妈在附近的餐厅食完晚饭后,赶着回家观看电视转播亚洲杯女篮赛,刚洗完澡的妈妈,穿着一件肩带式的单薄睡衣,没有穿上乳罩的高耸乳房把睡衣撑起,脚翘在茶几上,专心的观赏比赛。
我自从被爸爸灌输扭曲的亲子教育后,心中邪念渐生,如今见到妈妈衣衫单薄,全不设防,不禁兴致勃勃的趁机偷窥起来。
运动员出身的妈妈,虽然已经33岁了,但身材婀娜,体态匀称,全身竟无无丝毫赘肉。
自从妈妈转职到国营企业后,也和一般职业妇女相同,开始注重美容保养,这使得她原本刚健的曲线,更增添一份妩媚的女性温柔。
她翘在茶几上的修长美腿,丰盈圆润,光滑细腻;那双常年奔驰球场的玉足,尺寸虽大但却比例良好,优美宜人。
我为了窥视她睡袍下的春光,因此有意坐在她左前方的地板上,如此我稍一转头,就可窥见她整个嫩白的大腿,及她裆间细小的黄色哩士三角裤。
「你坐在地上干嘛?好好的沙发怎么不坐?」
「坐沙发好热啊!地上凉快嘛!」
这场比赛结果,中国队大胜,妈妈看完转播意犹未尽,当场拿了个篮球,就要我和她在客厅裏比划一下。
由于客厅小,又怕吵到邻居,因此妈妈自定规则,不得拍球运球,只能拿着球作闪躲动作。
妈妈篮球在手,立刻生龙活虎一般,她左晃右晃,我根本连球也摸不着;此时她一个假动作闪身过人,我情急之下双手朝前一扑,却正好抓到她睡袍下未戴胸罩的大乳房。
怪怪!那可真是滑溜溜、软棉棉、胀膨膨、圆鼓鼓,手感真是棒透了!妈妈过去练球大概常有这种经验,她不以为意的笑道:「你将妈妈这儿当篮球啊?来!换你拿球,妈妈来抢!」。
结果十分钟玩下来,妈妈大获全胜,乐得要命,乳房上下的跳动,我则摸的乐不可支,欲火焚身。
原来妈妈身手灵活,我老是判断错误抢不到球;我不是抓到她的丰满乳房,就是摸到她完美结实的屁股,要不然就是整个人撞到她身上。
这一连串的肢体碰触,使我产生快感,并且起了生理反应;我的下体一下硬了起来,将短裤撑得半天高。
我怕妈妈发现不好意思,因此转过身子弯着腰道:「妈妈!我不玩了!」
妈妈正在兴头上,听我说不玩,不禁埋怨道:「不是很好玩嘛?怎么不玩呢?」
「妈妈!妳是篮球国手,我怎么玩得过妳?要不,我们玩摔跤,妈妈一定也玩不过我!」
「哼!没出息,玩不过就不玩啊?瞧你的身材,就算玩摔跤,妈妈也不一定输你!」
妈妈被我一激还真要跟我玩摔跤,我说客厅地板硬,要是摔倒恐怕会受伤,真要玩就到床边玩,那样就算摔倒,也可以朝床上倒,不会受伤。
妈妈见我说的有理,二话不说,拉着我就到她睡房的双人床边玩摔跤。
她好胜心强,拚命想将我摔倒,我为保住面子,当然不肯再输,母子俩人拉拉扯扯,搂搂抱抱,一个踉跄,同时摔倒在大床上。
妈妈非要我投降,压在我身上不肯起来,我当然不肯,于是奋力挣扎。混乱中我紧紧抱住妈妈,她也拚命压住我,不让我起来。
突然一股微妙的气氛在我们之间升起,我在妈妈柔软嫩滑的身体下,再度亢奋。我坚硬粗大的阳具,紧紧顶在妈妈柔软的腹部,妈妈硕大丰满的乳房,也紧紧压在我的胸前;一切动作暂时停止,只听见我和妈妈浊重的喘息声。
一会儿妈妈轻声问道:「你要不要投降?」
我说不要,妈妈说:「你不投降,妈妈就不让你起来。」
我这时舒服的要命,根本也不想起来,只是本能的用阳具磨蹭妈妈柔软的腹部。
妈妈这时觉得不对了,她要我放手让她起来,但我却反过来要她投降,好胜的妈妈当然不肯,于是我俩只好搂抱着僵持下去。
这时爸爸的话突然在我耳边响起:「你妈妈这么性感漂亮,你难道不想搞她?………..如果真有必要………..你不妨代替爸爸………..孝顺你妈妈………..你放心,你妈早已结扎,不会怀孕的………..」
我就像着魔一般,开始抚摸起妈妈丰满、浑圆、柔软、白嫩的屁股。
妈妈急了,她怒道:「你干什么?还不放手!」
我说:「妈妈不投降,我不放手!」
这下她可气了,怒冲冲的道:「你别作梦!」
说完立刻大力挣扎起来。她这一挣,反而激发我的欲火,我变本加厉的将手探进睡袍,直接抚摸她滑嫩的大腿,并间而侵袭她饱满的阴户。
啪!啪!两记火辣辣的巴掌,打得我晕头转向,我痛的一鬆手,妈妈便趁机爬起身来。
我这时也急了,慌忙上前一抱,又将妈妈拉回床上。
接下来简直是生死博斗!妈妈力气之大,真是超乎想像,我被她打的鼻青脸肿,还数度被她踹下床去,不过我也红了眼,硬是打死不退;最后我俩都筋疲力尽了。
这持妈妈经已全身赤裸,躺在床上呼呼直喘,睡袍、哩士迷你三角裤全被扯破撕下;我则光着屁股坐在地下,身上左一道,右一道,儘是指甲抓痕;战况之惨烈可见一斑。
妈妈对我是拳打脚踢,外带指甲抓,下手毫不容情,所以我伤痕累累,惨不忍睹;但我对妈妈却只限于推、拉、扯等柔性攻击,因此老妈身上白白嫩嫩毫无损伤。
休息了一阵我站起身来,妈妈却还躺在床上喘气;她丰满的大乳房上下起伏,嫩白的肌肤满是晶莹汗水,我一看之下,不禁又亢奋了起来。
她见我挺着鸡巴向她走去,急忙伸腿一踹,但她已是强弩之末,我轻易便抱住她踹来的右腿。
哇!180公分的妈妈,这腿还真有份量啊!沉沉甸甸、结结实实、柔柔软软、滑滑溜溜,哈!抱在怀裏可真是爽啊!说时迟那时快,妈妈见右腿被擒,左腿跟着又踹了过来。我一看来势汹涌,情知难以接住,便迅速矮身朝下一趴。
说来也是凑巧,我这一趴可刚好就趴在妈妈两腿之间,她那娇嫩嫩的带毛阴户,成熟饱满,蓬门微开,近的就在我的眼前。
我毫不犹豫,立刻张嘴伸舌,朝那粉红色的肉缝猛舔。
妈妈身子突然一抖,唉哟叫了一声,伸腿又要踢我。但我此时身在床下,头又埋在她腿裆间,她修长的双腿,根本无用武之地。
妈妈肉缝间有股淡淡的骚味,舔起来鹹鹹涩涩很令我兴奋,我越舔越有劲,妈妈的反抗也逐渐若有似无。这一方面是她已体力耗尽,另一方面也可能是她感觉舒服。
妈妈下体渗出的淫液越来越多,柔软的大腿也合拢夹住我的头,她嘴裏断续含糊的哼道:「不行啊………..你………..快住口………..唉哟………..嗯………..嗯………..」
突然,她的双手伸过来揪住我的耳朵,我吓了一跳,真怕她狠命一扯,将我耳朵拉掉;不过她只是缓缓的使劲,逐渐将我往她身上拽。
一会,我整个人都被拉的趴在妈妈身上,她两眼水汪汪,脸颊红通通,拽着我耳朵的手缓缓加重力道。
她春情蕩漾的说道:「你再不投降………..妈妈………..就………..把你………..吃了………..」
我这时和她面对面,几乎贴着脸,我心想:我先堵住妳的嘴,看妳怎么吃?我顾不得耳朵痛,低头一吻,就把妈妈的嘴给堵住了。
妈妈拚命扭头,发出呜呜的声音,双手也放开我耳朵,转而试图将我推开;但我两手圈起紧箍着她的头,她的手被我的手臂挡着,根本就无法使力。
从未接过吻的我,只知道张嘴封住妈妈的嘴,至于如何从中获得乐趣,我根本毫无概念。
突然一条香香软软的舌头,伸入我的口腔翻搅,那种感觉奇妙而温馨,我不由自主的就贪婪的吸吮起来。
妈妈香软的舌头,灵活刁钻,忽而在我齿缝中巡迴,忽而缠绕住我舌头舔吮;就像打篮球一般,我的口腔之战,又是一败涂地,完全被妈妈玩弄于股掌之间。
情欲已炽热的妈妈,开始採取主动,或许是爸爸对她灌输的观念生效了吧!
她脚掌平贴床面,伸手摸索我的阳具,一把握住后立刻对準充满淫液的阴户,腰肢向上一挺;只听噗嗤一声,我那粗大的鸡巴,已整根被她吞没。
一声满足的歎息,她浑圆有力的臀部开始快速挺耸,方才精疲力尽的妈妈,竟奇迹似地又生龙活虎了起来。
妈妈湿湿暖暖的阴道不停蠕动,还不到一分钟,我就忍不住快要洩了。
妈妈似乎已经察觉,她挺腰扭臀,拚命夹紧我的鸡巴耸动,嘴裏也歇斯底理的哼唧道:「你再忍一下………..再………..忍一下………..啊!」但初试云雨的我,那裏又忍得住?
一阵抽搐痉挛,深入妈妈体内的阳具,强劲喷发了,一波波炽热的精液,激得妈妈发出阵阵的颤慄。阳具仍然坚挺,随着溢出的大量精液,我不捨的把阳具滑出妈妈体外。
妈妈闭眼皱眉,静静的躺着,一副欲情未满,黯然难过的神态;懊恼羞愧的我顿时体会到,这就是男性最大的悲哀。
一会妈妈翻身趴在床上,蹶起她白嫩的屁股,轻轻对我摇晃;她红豔豔的阴道兀自滴淌着精液,那股淫靡的媚态,使我的阳具更加坚硬,一挺一挺的微动了起来。
我迫不及待的腾身而上,妈妈一转身,却将我推躺在床上。
她轻声娇羞的说道:「………..不要动………..让………..妈………..在上面………..」
她背对着我跨坐在我身上,白嫩嫩的屁股向上一抬一压,便轻易将我的阳具,尽根纳入体内。
沸腾的情欲使妈妈放浪形骇,她又扭又摇,又哼又叫,旋转挺耸,磨擦挤压;我的阳具就像进入嫩肉作的洗衣机内,那种舒爽刺激,简直难以言喻。
妈妈的高潮终于来临,她全身激烈颤抖,屁股不停磨蹭,她颤声叫道:「起来啊………..搂着我………..快………..亲我耳垂………..揉我乳头………..大………..力………..快啊………..大力………..噢………..呀………..我不………..不行了………..喔………..洩了………..洩了………..耶………..」
我慌忙抬起身子,从后面紧紧搂着妈妈,依言揉她乳头、亲她耳垂。
当她呜咽抽搐瘫在我身上时,一边娇喘连连,我双手抱过去,搂住她的双乳,一边使劲地搓揉着坚挺的乳房和坚硬的乳头,这更刺激着妈妈,我下身疯狂的抽送着。
看着大阳具在妈妈的阴道中进进出出,刚才高潮时的那种快感逐渐涌上来,又痒又麻又酥的感觉,真是回味无穷,我知道又快洩了,但我速度加得更快,大约又来回抽送了五六十下,我终于又射了,射在妈妈的花芯中,我又继续抽送了几十下,延续着射精时的快感,才缓缓地在她的阴道裏面抽出犹为坚硬的大阳具,疲惫地躺在床上。
我们相拥搂着,休息了一会儿,妈妈叫道:「国强,我们去浴室洗个澡,看你身上的汗水。」
「你也一样,呵呵,看你的小穴!」由于我久蓄的大量精液全数射在妈妈的小穴裏,她的小穴一时容纳不下,现在都夹杂着她的蜜汁倒流了出来。
「你好坏,你欺负妈妈,不来啦!」妈妈像个撒娇的小女孩。
我抱起妈妈,热烈地吻着,看着怀裏一丝不挂的妈妈,我的肉棒又一下子翘了起来,顶着妈妈的丰臀,好像在作无言的抗议,我们来到妈妈卧室里间………..浴室,把妈妈放入浴池,放好水,我也跨入浴池,和妈妈一起洗鸳鸯浴。
我为她洗白嫩软滑的双乳,洗粉红诱人的阴户,她为我擦沐浴乳液,搓背,洗阳具,我的阳具经她那柔软滑腻的手搓弄着,立刻硬得像铁棒,她惊奇地用双手握住,还露出一大节。
「哇,好热,好长,好粗,还在跳动呢。」
我被她这样一弄,性欲大起,提议道:「妈妈你有没有被爸爸从后面干呀?」
「没有,你想吧,每次你爸爸提出想要我做这姿势给他干,我故意不应允,国强………..你想的话,妈妈可以做这姿势由你来干,不过你要温柔点哦!」
「妈妈妳真好………..」我开心地笑道。
妈妈帮我在肉棒上抹了点肥皂沫,转过身,双手扶着浴池栏桿,把美臀高高抬起,露出那饱满多毛的阴户,而阴道亦微微张开,淫液经已缓缓地流出,在柔和的灯光下闪烁,十分诱人。
「来吧………..国强………..」妈妈妩媚的柔声喘说。
我走到她背后,提起阳具,在洞口轻轻磨擦了一会儿,缓缓向阴户的花蕾深处探进,「哦………..哇………..好………..舒服………..」
「轻点………..慢慢进来吧,哦………..好胀,但好爽………..」妈妈回应着,我等她的丰满阴户吞没了整根阳具后,我开始轻插慢送,妈妈已是「噢………..哦………..唔………..呜」地叫个没完,等渐入佳境,我加大力度,猛抽狂送,挺、旋、顶、转,搞得妈妈香汗淋漓:「喔………..唔………..好………..好爽………..好酥………..好麻………..亲亲………..好儿子………..哦………..舒服死了………..真是不一样的感觉………..使劲………..用力………..哦………..美死………..爽………..」
我身体向前使劲挺着,以便插得更深,每次都插到底,又让阳具顶着她的花心左旋右转一下,之后又快速抽出至阴唇边缘,使龟头不出阴户口,又快速插入,由慢至快,搞得妈妈呻吟震天(还好家内房间几乎是全封闭的,又装的是隔音玻璃),高潮迭起。
抽插了一段不短的时闲,我再也把持不住,阳具做着最后的冲刺,终于像火山爆发一样,精关大开,一洩如注,乳白的精液,再次直射入妈妈的子宫中,我整个人也软了下来………..
经过几次交锋,我和妈妈都已很疲惫,我抱起她,进入卧室躺在大床,搂着她相拥而睡,半夜裏又干了几次,妈妈又洩了好几回,最后我们睡到第二天8点,这一夜,我和妈妈干了4次,我也射了4次,全部射在她的玉穴裏。
从此,我和妈妈只要一有空,就疯狂地做爱,过着夫妻生活,妈妈也想出各种新奇的花样,和我玩各种性爱游戏,享受肉体交欢的美妙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