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

奇异旅程

时间:2018-02-09
前言
几个月前出了一次国,那是一个奇妙的地方,整个行程详细的说,足够写成一部书了。
元元不是旅游网,所以删除了旅游部份,只保留一些特殊情况,加上一点豔遇,就成了这一篇「奇异旅程」。
我去的地方比台湾落后些,为了尊重别人,所以我不写出地名,整篇「奇异旅程」分为四部份,1.初航2.异域3.豔遇4.回航、这之中只第三部份有些颜色,不知是否能合各位味口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一.初航
想想真是窝囊、孩子大学都快毕业了,自己却没出国过,而第一次出国却为了工作、真是的‧‧‧
我自己确确的知道、这是第一次出国,不过、根据「阿土伯」的说法、我这一次出国算是第二次了。 阿土伯是谁呢?阿土伯是一个乡下的土财主,今年九十多了。阿土伯早年务农、土地一大片、却没读过书。早几年政府建高速公路,巧不巧高速公路从阿土伯土地上经过,就这样阿土伯领了一大笔补偿金、一夜之间成了亿万富翁。
有了钱的阿土伯一时之间也不知怎么办。匆匆过了几年,政府开放国人出国关光、阿土伯也跟人赶起了热潮,出国关光了。阿土伯要出国、儿子们只好奉陪,派了两个孙子充当保镖、全程相陪,兴沖沖的搭机出国玩了几天。 几天后阿土伯风风光光的回来,同辈问起阿土伯出国到底去那里、好玩吗?阿土伯高高兴兴的大声宣布:这一次他孙子是陪他去「澎湖国」。
「澎湖国」、嘿嘿嘿‧‧‧
阿土伯第一次出国是去「澎湖国」,阿土伯的意思我懂。他去了机场、搭上了飞机、飞机飞往令一个地方、双脚已离开了台湾,所以他去的地方是另一个国家,那地方叫「澎湖国」。 老人家没读过书、大字不识一个、一辈子都在乡下、除了种稻子其他一概不理,所以闹了一个大笑话,也很可爱。
所以根据阿土伯的理论;早几年我也出过一次国,那是早年服兵役时,去的是金门。那一次是搭船、双脚也离开了台湾,只是不知道有没有人承认「澎湖国」和「金门国」、除了阿土伯之外。 「金门国」不算「国」、所以这一次的远行仍是我的初航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二.异域
同样的黄脸孔、同样的身高、微黑的皮肤、看起来跟台湾似乎没什么不同,只是一开口、玩蛋,完全听不懂的语言、这才记起自己是身在异域。
刚涌起身在异域、正不知该怎么办,迎面却看到自己的名字大大的就在眼前竖起,正是接机着。
洗尘宴热烈而温馨,异域的合伙人安排令人窝心。
身高约165、体重约50、三围适中,稍嫌美中不足的是微黑的皮肤,她的名字叫「爱华」〈当然是假名、只为了行文方便〉。合伙人表示、我在此地期间,「爱华小姐」充当我的翻译、全程相陪。
「爱华小姐」中文流利,居然还是当地的大学毕业,20刚出头,标緻得很。轻声软语、温柔又听话,一付随你怎么办的姿态,刚到异域、便已迷失。
翌日开始工作,「爱华小姐」真是全程相陪,我做的其实很简单,因为是跨国合作,一些技术转移早就做好,我的工作只是帐目整理、处置一些呆帐,双方交待清楚便行。
在我之前,早有几批人来过,我是最后一个了。我回台湾候、便不再派人来,所以几天下来,我终于明白了一点,为什么「爱华小姐」有一付随你怎么办的姿态了,因为想合法到台湾,我是她最后的机会了。
看着「爱华小姐」令我想起了「寻秦记」里的「项少龙」,分别的是项少龙是经由时光隧道给送回古战国的、他可回不来。而我是搭飞机来的,随时可回去、这大大的不同。「爱华小姐」的全程相陪,是合伙人的特殊安排,「爱华小姐」条件不错,合伙人更拍胸保证「爱华小姐」是原装「处女」,只要我愿意,「爱华小姐」就是我的。
我一直不知道、我的身价如此之高,居然有美女等我点头,而且不止一个,除了「爱华小姐」,其他一些女孩居然也持相同态度。候来我才知道,因为我来自台湾、生活条件比当地人好太多了,而且又是最后一个派来的人,所以只要我愿意、所有女孩都自愿跟我上床,而我要做的只是带她回台湾。用什么名目都行,老婆或是女佣、再不然出个聘书也好,只要将她们带回台湾。
我觉得自己像个皇帝似的,所有女人等着我宠幸。原来寻秦记里的情结在这个世界还真的会发生,女孩可用自己的身体来寻求更高的生活享受,年轻女孩更不择手段,那男孩呢?当地年轻男孩该怎么办?
身在异域才知台湾还是不错的,异域女孩想尽办法脱离自己的生活圈,为的也不过想往另一个桃花源而已,而台湾人的桃花源在那儿,台湾女孩是不是会用同样方法呢?想想、真令人心寒。我实在不相信,有一天我会为了女孩倒追而不知所措。
为了躲开「爱华小姐」,我找了一个小伙子〈小虎〉相陪,出差去了。
异域合伙人的生意网散得真不小,今天要去的是一个小地方,帐目却不少,合台币约二十万左右,这是一笔呆帐,我得去看看。收得回来便收收不回来时看情况,我是有权将这笔帐涂消的,这只是夸国合作的一个诚信问题,只要不是对方蓄意侵吞,一切便没事。
找到了小盘商,没事,很容易解决。摆平了帐目,小盘商又很客气,多待了一些时间后,天色已晚,只好留宿了,找了一家小旅馆住了一晚,因为第二天还得往另一地去。小地方小旅馆,只有一人服务。
一宿无话,正矇矇间,似乎有人叫起床,看了看手錶、清晨六点,旅馆女主人一脸抱歉的样子,说了一些话,我可一句也听不懂。小虎听了后转述我:「老闆娘说对不起,她要上班了、怕来不及、要我们先把住宿的钱付了,她去上班,我们高兴睡多久都行」。
听完小虎的话,我不禁傻了眼,这真是他吗的从何说起,住旅馆睡觉睡了一半被叫醒付帐,世上真有这种事,而又让我碰上。一肚子气却又无处可发,只好先付了帐,也不想睡了,一肚子气那睡得着,现在想来,唉!异域到底是异域,这种事在台湾一定不会发生,到底我们比他们进步好几十年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三‧豔遇
你可有这种经验,整个公司所有女孩排队等着跟你上床?我就有,可是老子不高兴。所以要说豔遇,光是跟整个公司的女孩,说都说不完,只是这种豔遇是要命的,随然当时不用付钱。真正的豔遇却是不用负责的,事情的发生,我也想不到,那一天‧‧‧
处理呆帐时、我是带着小虎的,这小子道也听话,带着他随然比不上带着「爱华小姐」,却也不用耽心,那一天是到一处小盘商处。
小盘商的事容易解决,当地人也不作假,但是其中难免有些商品真有暇疵的,这类商品除了承担损失,也没有其他办法。
小盘商找出其中几个案子,带着我这个「钦差大臣」直接到了消费者家中,摆平了几件,其中一家只有女主人阿珠在,阿珠一听这个「钦差大臣」是台湾来的,态度立刻不同,热情招待,几句话就把小盘商赶回去,只留下我和小虎,阿珠忙进忙出的,不多久带来了一个女孩,阿珠介绍了那女孩叫阿花,带着小虎就出门了,现场只留下我和阿花。 望着阿花,剎那间我真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这阿花年约30﹝我年岁不小了,30的女人在我来说,幼齿的很,至于十几岁的女孩、想也不敢想﹞身高约160-165之间。短髮、体重和三围 看起来都很适中,当然具备当地人特徵、皮肤微黑。妙的是阿花能说一点简单国语,因为先说话的是她。 简单的沟通候,反正四下无人,这送上门的妙货,不吃白不吃,至于吃了会不会变白痴,这!管他的。
脱衣服的速度静又快,阿花是自己脱的,刚看到阿花脱下洋装,半托式的白色乳罩把整个乳房挤出了一道乳沟,阿花左手向后一勾,乳罩就不见了,剩下的一条三角裤,只是普通棉质的白色小三角裤,不特别、也不显眼,只见阿花一弯腰,那小三角裤又不见了。于是,一个女体、发育完全,那双乳房至少34以上,我估计、一手恐怕握不住,两腿并拢、双腿交叉处一丛黑,阴毛看来并不多、也不长。一个漂亮、看起来成熟、丰满的女体,赤裸裸的站在我面前,而我却只脱了一件上衣。
赤裸的阿花向我作了一个看起来很漂亮的姿势,笑了笑,走向我,替我脱起了裤子。这档事经历了不知多少次,被女人脱裤子却不多,平常都是自己来的,如今一个漂亮、丰满又赤裸的女人在你面前替你脱裤子,看起来、皇帝我是当定了。
长裤之后就是内裤了,阿花动作快得很,脱光了我的裤子,一把就抱紧我,嘴唇立刻贴上了我的嘴唇,完全主动。一翻拥吻,接着是倒向床上,阿花仍然压着我,吻我胸、用舌头舔我,从头开始,胸膛、腹部、一直到老二,再到脚、又回到老二,在这地方花了最多时间,直吹得我老二硬梆梆的,真受不了。一翻身换我压着她,捏住她的两个小乳头,把头埋在两乳间,深吸一口气,这个异域女孩看起来不怎样,模起来却挺够味,滑滑的感觉,有意思。两颗硕大的乳房向上挺立着,微黑褐色的乳头顶在乳房之顶,嘴里轻轻嗯着,一付浪女的姿态,玩过了乳房转向阴户看去,扒开她的双腿,阴毛并不很长,看了一眼阿花的阴户,怪了,没有大阴唇、也没有小阴唇,就那么一个小洞洞,在稀疏的阴毛间,却已湿漉漉了。
我见过的女人不算少,如此奇特的一个阴户,我可没见过,不免多看了两眼,原来不是没有大小阴唇,大小阴唇是有的,只是太小了,小了大约十倍,一点点肉片躺在两旁,看起来就像没有大小阴唇似的。微黑的皮肤,使阴户看起来也是黑黑的,扒开洞口一看,嗯!还是粉红色的呢。这说明阿花应是一般少妇,不是风尘女,所以阴户里仍是粉红色,不管了,先插了再说。先用一根食指向阴道里插进,嘿!还蛮紧的,大概不常挨插吧,用食指插了几下,阿花又发出了一连串的轻哼声,食指向阴道再插,阴道内好像不太平坦,一颗一颗的肉瘤子,模起来挺舒服的,又多插了几下,阿花又哼声连连,阴道似乎更湿了,阿花轻哼中,我在下、她在上,她抓紧了我的阴茎,猛一下塞进了口里,这一下成了69式了,我加紧了食指的抽插,阿花拼命吸我阴茎,连阴囊一起塞进口里,吸得我真受不了,忽觉得阿花的阴道一阵阵抽搐,我知道阿花高潮来了。
阿花的哼声稍大了一些,趴在我身上,一动不动的,我的阴茎仍塞在她口里,就这么含着。我知道她高潮来了一次,也不管她,转过头来吻着她的唇,双手又模上了她的胸前双乳,下面扶着阴茎,顺着势子,一下就插进了阿花的阴道,随着我的插入,阿花又哼了一声,我慢慢的,一下一下的插,阿花一声一声的哼,插得阿花整个阴道又是一阵湿。约插了二、三十下,阿花似乎回过了精神,望着我直笑,我做了一个手势,表示要她换到上面来,我抽出了阴茎,躺到床上,整根阴茎湿漉漉的,正想擦一擦,阿花却一口又含上了,哦!真是舒服,一股电流涌上脑际,阴茎硬得铁一般,看着阿花的小嘴吸着我的阴茎,一双手都不知要放那儿了。
阿花吸乾净了淫水,跨着身子,蹲下屁股,左手两指拨开自己阴道口,右手抓着我阴茎,慢慢的屁股往下坐,哼了一声,屁股直坐到底,阴茎被紧紧包在阴道里,我觉得挺好、挺舒服,阿花却又软了下来,抱着我直喘气。
阿花喘了几声,抬起屁股一上一下,左手揉着自己双乳,右手五指叉开,叉住自己头髮,一声一声的哼,屁股上下动个不停,我躺着看着阿花,一下紧接一下插着自己小穴,双手抚着阿花的屁股,哦,好舒服,不管了,射了算了。    在阿花屁股一上一下的动作下,阿花哼了一声更大的,阴道又是一阵阵的抽搐,她的高潮又来了,在阿花的抽搐动作中,我也舒服到了顶,一阵酥麻传遍全身,阴茎连连抖动,阵阵急射,一串精子急射进阿花子宫深处,射得阿花又是阵阵抖动,哼声不停,紧抱着我,一双硕大乳房压着我胸膛,我也紧紧的抱着阿花,嘴唇堵住她的嘴唇,久久的。
一场不算很激烈的肉搏战静止了,长长嘘了口气,阿花仍躺在我身上,我的两手在阿花身上抚模着,阿花挺起身子,我软掉的阴茎脱离阿花的阴道,一股淫水和精液混合的乳白色液体、顺着阿花大腿往下流,阿花理都不理,任由淫水和精液流下,仍紧紧的抱着我,我翻个身扒开阿花大腿,又看了一次阿花的阴户,阿花嗯嗯阿阿的,似乎仍再高潮中。
阿花那没有大小阴唇,就那么一个洞,这种不知是奇、还是怪的阴户,居然在我的异域之行碰上,甩甩头,看了看阿花,整个过程没什么话、只有动作。穿好了衣服出了房门,在大厅里,阿珠和小虎静静的坐着,看着我出来,小虎向我笑笑,望着小虎、我也笑了笑。 透过小虎、向阿珠辞了行,阿珠和阿花看了看,我又抱了抱阿花深深的吻了阿花,这才转过头,走了。
回程时我问小虎,阿珠说什么没有,小虎却说阿珠带他到外头逛了一圈,就回来在大厅里等,直到我出来。小虎这一说,我也迷糊了,整件事,突然来、突然结束,真是挥一挥衣袖、不带走一片云彩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四‧回航
阿花的事件烦了我许多天,阿珠这女人肯定有丈夫,她自己红杏不出墙,找来阿花跟我来了一场没有结果的肉体游戏,这种事、我是当事人都莫名其妙。至于小虎这小伙子,倒也真帮忙,从头到底一声不吭的,害得我也不知如何对他。
以后的日子,阿花没什么消息,牵红线的阿珠也一直不说话,就好像那件豔事从没发生过似的,事情的发展既然如此,那、算了,不去想了。
日子一天过一天,此次出差的期也满了,事情也圆满完成。临回国前一天,与合伙人谈了一次,没找出什么错误,公事圆满。私事方面,合伙人仍不死心,再一次推荐「爱华小姐」,仍然不敢碰这朵花,敬谢了合伙人好意,想起小虎这小伙子做事还可以,慎重的向合伙人提起小虎,请予重用。又见了小虎,谢了他几个月的相陪,想送点什么给他,使终找不出,想起台湾人送红包的习性,终于包了一个小红包给小虎,小虎接受了。看他高兴的样子,自己也很高兴,台湾的红包文化,真是放之四海而皆準。
临上机时「爱华小姐」来送行,看她一脸失望的表情,我实在很抱歉,狠狠心,挥挥手、上了机。
近四小时的飞行,又看到了我熟悉的土地,一别几个月的同事、朋友,鼻头一酸,差点掉下泪来。
大老闆亲自接机,见了我,拍拍肩、说了一句:「好玩吗!」
「好玩吗!」几个月的异域日子,爱华、小虎、阿花,俱往矣!